当前位置:主页 > Z普生活 >毒场释化学品吸入恐患肺癌‧戴防毒面罩‧取缔炼毒厂 >

毒场释化学品吸入恐患肺癌‧戴防毒面罩‧取缔炼毒厂

发布时间:2020-07-19作者: 阅读:(531)

毒场释化学品吸入恐患肺癌‧戴防毒面罩‧取缔炼毒厂(柔佛‧新山)新山斯里阿南警区肃毒组查案官黄彦燊首席警长从小到大都视足球为生命的全部,就连当差的目的也是为了踢足球,可说爱球成癡。不过,多年来在球场上驰骋的他,现在反倒全情投入“毒场”踢毒馆捉毒贩,自从加入肃毒组后,他13年来没有一天不与毒品宣战,和身怀刀鎗的毒贩交战。站在打击毒品犯罪活动的前线上,黄彦燊与同僚难免遭遇莫大兇险,包括曾遭吸毒者的针筒意外扎伤、突击“大型毒场”时被有毒的化学物品“袭身”等。科学研究结果显示,充斥在提炼毒品场地的空气中的化学物质可轻易破坏人体器官组织,而人类在吸入这些化学物的5年至10年内,或会因此患上肺癌,所以,黄彦燊每1次到毒场扫毒,都可说是提早和死神打交道。现年37岁的黄彦燊,23岁加入警界受训1年后,即在肃毒组任职至今。他接受《》访问时说,接获情报破获大型“毒场”,对警方来说是立大功的机会,殊不知这类行动除了潜在与毒贩火併的风险,还存有随时被瀰漫在空气中的毒品化学物质夺命的危机。“毒贩炼毒时,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通常都在密室里悄悄炼毒,在这样的环境下,散发在空气中的毒品化学物质更易破坏人体器官。根据研究结果,吸入体内的化学物质有可能会在5至10年内演变成肺癌。”儘管专家所提供的研究结果让黄彦燊吓了一跳,但身为肃毒组的一员,他自知检举炼毒厂是无可避免的事,所以他只能祈求上天保佑,能做的就是防範及保护好自己。毒贩奸诈防不胜防“我也是上了一堂有关毒品的鉴证课时,才惊悉毒品的危害有多大。根据大马警方与澳洲、美国等地的相关单位交流后得出的结论,在检举大型的炼毒厂时,警方必须要备有面罩、防毒衣、手套等配备防身,以免吸入过多的毒品化学物质。”此外,他披露,毒贩常是身怀刀鎗的危险人物,因此,肃毒组展开任何突击行动时,都得特别小心行事,以免捉人不成反遭对方将了一局。“我们行动时都有佩鎗,进入某单位搜查前都会事先派人暗中观察环境,确保情况许可后才行动。”他说,为了安全起见,突击队通常会在抵达目标单位后,由带头的2人站在门口左右各一边敲门,其余的人则在后方戒备。“一般上,如果屋内的人突然持刀鎗攻击,警方至少还有及时反应的机会,不过,大部份毒贩都很狡猾和奸诈,所以,警方可说是防不胜防。”为踢足球加入警队来自吉打州双溪里茂的黄彦燊是1个超级足球狂迷,从小学、中学到先修班,他都不爱读书,成天只想着踢足球。对他而言,成绩好不好不重要,最要紧有足球踢。他披露,当初他加入警队,并非怀抱英雄主义,而是单纯为了足球。他坦言,自己真的很不爱读书,如今在警界的成就,还得感谢哥哥和父母。“我中五毕业后就跑到新加坡打工,觉得工作辛苦我就换工,一直没有稳定下来。哥哥不愿看我这样过日子,鼓励我唸大学先修班2年再考警校。”“要重拾书包,我是不太想要,但想到回学校可以再踢足球才决定回去。”唸先修班时,黄彦燊因缘际会在足球场上结识了学校附近警局的警员足球队成员,由于警员球队缺人,临时把他和几位朋友一起拉进去,这才让他与“警察”有了接触。“当初我选择加入警队,也是看到家乡警局里的警察,工作之余还能踢足球而萌生‘这样也不错’的想法。”1996年,黄彦燊顺利从警校毕业调往安邦警局,也如愿成为警局足球队的一员大将。不过,从小学到进入警队,在球场上驰骋并横扫多个足球赛荣誉奖项的他,最终在2004年因伤离开了足球队。“当初虽然是因为‘足球’才加入警队,但现在觉得警察这份工也蛮好的。其实我很感谢我的父亲。我年少时,一会说要读书一会又说不要,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他都没有责备我,反而尊重我的选择,所以我很想向他说声‘谢谢’。”遭毒贩泼热水烫伤脸险失明虽说一般毒贩多动刀动鎗,但在2001年的一场逮捕行动中,毒贩既不用鎗也不拿刀,只向黄彦燊及其下属撒泼热水,导致他的手臂和胸口被灼伤,下属则整脸被烫伤,双眼险些失明。黄彦燊犹记得,那一次行动肃毒组共派出6名队员,目标是雪兰莪州安邦一栋公寓2楼的某单位。“我们来到有关单位后,我和另一名下属就站在门口敲门,大约等了3、4分钟,屋内有人来开门。可是门一打开,我就感觉到一股热气上身,然后听见下属拼命地高喊眼睛好痛、看不到东西。”他说,待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原来自己被毒贩泼了一身热水,手臂和胸口的皮肤马上红了一块。下属则不幸遭热水泼了整脸,双眼即时被烫伤,痛得他呼天抢地。事后,其他同事即刻逮捕涉案的毒贩,黄彦燊则拍门请求毒贩的邻居帮忙,讵料怕事的邻居只开了一道门缝又把门狠狠关上,令他颇感无奈。“我的伤势并不严重,但下属的眼睛差点瞎了,他过后还在医院住了好几个月。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要庆幸那个毒贩当时并不是向我们泼镪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虽然大马并没有出现有如巴西毒贩击落警方直升机的火爆情节,但这件事却已教黄彦燊终生难忘,同时也让他体会到“防不胜防”的至理名言。他说:“我们会慎防毒贩向我们开鎗,但怎样也预料不到毒贩会拿热水来泼人。”搜毒友身被针扎惹患爱滋疑云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用在肃毒组扫蕩吸毒者时最为贴切。因为执法者分分钟要考虑自身的安危,以免在逮捕患爱滋病的毒友的过程中,误染爱滋病。黄彦燊说,在一次检举吸毒者的行动中,他的同事的手指就被吸毒者藏在裤袋的针筒扎到流血,吓得他直冒冷汗,从此以后加倍小心。他指出,每回警方抓到吸毒者后,第1个动作就是搜索吸毒者的全身,以查看他们身上是否藏有毒品或危险武器。因此,警员在搜身时都会加倍谨慎,以免误触吸毒者用以追龙的器具,包括针筒。亲手逮捕涉毒老邻居从警这幺多年来,黄彦燊最难忘的一次经历,便是抓到自己的同乡。他说,有一次他为了揪出挂羊头卖狗肉的香烟摊背后的大麻供货人,便假冒买方使眼色“拿货”,待躲在幕后的供货人现身交易时,埋伏一旁的同僚便展开逮捕行动。“那名供货人被我的下属抓过来时一直对着我笑,我起初看不清楚他的样子,没想到他一开口就问我‘你是某人的儿子,住在某地,我认识你。这时,我才知道他原来就是住在我老家隔几间屋子的邻居。”黄彦燊指出,这名同乡要求他给机会,但他没有因此徇私,反而公事公办。见毒贩家人拥泣鼻酸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面对那些因家庭支离破碎、贫穷等种种问题而铤而走险贩毒的毒贩时,黄彦燊有时心里也会为他们难过,特别是看到毒贩与家人相拥而泣时,他更是忍不住一阵鼻酸。黄彦燊不讳言,他刚任职警察时,同情心比较重,有时抓了毒贩或吸毒者回来,看见他们的家境很不好,心里就很难受,连入睡时还一直回想,以致失眠。“我在想,这究竟是谁的错?有些毒贩或吸毒者的孩子还很小,我把孩子的爸爸抓进牢里,那他的孩子怎幺办?”他说,他试过给毒贩或吸毒者的家人一点钱,但他知道这点帮助根本起不了作用。后来几年,他逐渐能接受吸毒的人就是这样,理智提醒他:“他们不能用家庭问题来当藉口,这分明是在逃避现实。”的确,在这个工作岗位上,黄彦燊有时必须铁下心肠。但他坦言,遇到令人闻之鼻酸的场面时,他心里还是会“酸酸地”。“最近我就遇到1名毒贩的姐姐,跑来我的办公室痛骂她的弟弟,骂着骂着2个人就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他说,他本来想要上前安慰这对姐弟,但理智告诉他“不可以”,原来他是怕自己安慰的话没说几句,眼泪就飙了出来,所以只好“按兵不动”,故作镇定。新山斯里阿南警区肃毒组查案官黄彦燊个人档案:姓名:黄彦燊年龄:37岁最高警阶:首席警长职位:新山斯里阿南警区‧肃毒组查案官资历:◆1995年进警校受训1年◆1996年毕业后被调往雪州安邦警局肃毒组◆2004年调往武吉阿曼肃毒组◆2008年调至现今的新山斯里阿南警区肃毒组 · 2009.12.1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