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Q旺生活 >从核能工安意外受害者谈起:冷言《辐射人》 >

从核能工安意外受害者谈起:冷言《辐射人》

发布时间:2020-06-17作者: 阅读:(992)

从核能工安意外受害者谈起:冷言《辐射人》

故事杂食者,影集、电影、小说、漫画、动画,都是每日生活的精神食粮。写过一本谈台湾科幻史的书《幻想蔓延》。最近迷恋上跑步机,决定每天都要和它幽会。

《辐射人》的故事始于高雄一件离奇杀人事件。报案人发现吊在路灯上的尸体,前往警局报案后被杀害,死状正如前一具尸体,形成连续杀人事件。负责调查的警官,发现绰号顺仔的男子是重要关係人。同时,屏东核电厂内发生杀人事件,死者是核电厂的外包维修人员。调查过程中,名字同样也有「顺」字的工人刘金顺,因辐射过量送医急救,加上路灯事件的被害人,身上都检测出辐射反应,让警官发现多起事件之间的关联,循线调查之后,顺利破案。

整体来说,《辐射人》的主轴放在破解案件并将兇手绳之以法,至于违规进行厂内作业的事情,或是下一间承包公司是否会按规章行事,并不在小说讨论範围之内。即使如此,《辐射人》仍靠着小说细节的堆砌,开闢另一条社会关怀的路线。

小说中描写遭受辐射体外曝射的病人身体会如何变化、症状又是如何。住院期间,刘金顺的主治医师柯本源,原先不愿按照医院高层的指示放弃治疗,但在对照先前收集的辐射病资料后,柯医师不得不承认,刘金顺的症状已经无法医治,将会像日本东海村临界事故[1]的患者一样,经过八十三天后痛苦地死去。

刘金顺最初的症状是「觉得想吐。噁心的感觉越发强烈,他开始偏过头对着地面乾呕,身体好像快烧起来似的。没多久,又再度陷入昏迷」。后来,由于他的「染色体已经受到辐射破坏,无法再生新的表皮细胞」,因此「伤口无法复原」,同时造血功能、免疫功能也变得极差,呼吸系统也出现问题。随着表皮会渐渐消失,伤口无法复原、免疫功能、造血功能、呼吸功能将全部停顿,他的生命也将随之消逝。

在台湾,透过在核电厂实际作业的外包员工访谈,可以发现他们同样也使用防护不足的设备,以及刻意将辐射剂量佩章放在辐射较低处来延长工作时间──这和小说中造成核能工安意外的主要原因如出一辙[2]。《辐射人》以推理解谜为主,但情节中所描述的核安问题,的确有现实基础,并藉此使读者获得实际的核能知识,理解现实中的确发生过类似事件,让小说有了介入现实的能力。

核电厂将可能遭遇高剂量辐射的危险工作──像反应炉的整理维护工作等等──外包给下游厂商,以大量雇用临时工来完成这些必须进行的例行作业。小说中提及,他们不聘请正职员工的原因,是因为每个人一年所能接受的辐射量有限,一名员工「如果累积剂量超过四十,这个人就必须离开现场,之后一年无法进入辐射管制区工作」。因此,核电厂如果派正职员工进行维护工作,就必须支付薪水给因曝射量达上限而无法上班的员工,但如果是由下游厂商承包,遇到人力不足的状况,只要再更换一批临时工即可,能够省下大量的人事成本。

核电厂透过多人次的清洁与维护人员、以人数换取时间、让工作能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这方式本身没有太大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包商提供的隔离衣实际上是无法有效隔离辐射线的铅衣,负责反应炉区域的员工,同样也用这套防辐射效果不佳的隔离衣,导致刘金顺吸收过量辐射致死。外包员工刘金顺负责的是在更换燃料棒之前,检查反应炉入水口及蒸汽出口配管是否需要更换或维修。但由于更换燃料棒时发生意外,瞬间接触过高辐射量晕眩倒地,倒在反应炉旁的时间过久,让他最后因此身亡。

除了外包公司之外,应该谴责还有核电厂聘请外包公司负责维护却没有提供适当的设备,也未严格稽查相关作业程序。现实中有许多核电厂外包公司员工,因为在高辐射环境下工作得到癌症,但未必能获得赔偿[3]。小说中的刘金顺因为辐射破坏染色体,三个月内去世,虽他对公司行径一再保持沉默、某个程度上也对这起工安意外负有责任,但如果核电厂能够提供适当协助与有效的服防护装备,这类悲剧才不会一再发生。

《辐射人》的死者、伤者、兇手,都和核电厂与外包公司有所关联,虽涉及核能议题,但凸显的是核电厂外包人员可能遭遇的工安意外,同时藉此连结到屏东核电厂命案。刘金顺身体的变化除了是小说的重要转折点,作者更透过他与未婚妻的心理描写,激起读者对于刘金顺的同情,让读者容易站在受害者的角度观察事件,以及作者在小说中直接表达的核能问题看法,虽然只涉及了体制中的一小部分,但也确实也带出更多深刻的社会关怀。

NOTE

  1. ,日本茨城县东海村的JCO核燃料处理场发生辐射曝露意外,三名作业员包含大内久、篠原理人与副领班横川丰均遭辐射曝露,其中大内久、篠原理人分别于、去世。此外,五十六名JCO员工、三名消防员、七名居民、以及八十一名参与救灾的人员都遭受轻微辐射暴露,半径十公里内居民被要求。日本放送协会(NHK)曾经以病情最严重的大内久为主,製作「东海村核临界事故」纪录片,后来根据当时的病历与访谈记录出版成书。参考:行政院原子能委员会,〈日本茨城县东海村JCO核燃料处理工厂临界事故总结报告〉;日本放送协会(NHK)「东海村核临界事故」纪录片剧组着,胡琦君译,《千纸鹤的眼泪:核事故受难者83天抢救全记录》(台北:天下文化,2012)。↩
  2. 彭保罗(Paul Jobin),〈核电工业里的隐形人:台日包工的见证〉,平井宪夫、刘黎儿、菊地洋一、彭保罗合着,《核电员工最后遗言──福岛事故15年前的灾难预告》(台北:推守文化,2011),页152-159。案:彭保罗当时是法国巴黎狄德罗大学副教授,法国现代中国研究中心台北分部主任,长年致力于工业污染与劳工职灾研究。↩
  3. 彭保罗(Paul Jobin),〈核电工业里的隐形人:台日包工的见证〉,页143-14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